17年专注锂电池定制

定制热线: 400-666-3615

光伏电池生死战

2020-07-03   点击量:27

这两天,国内最大的光伏电站工程——甘肃敦煌10兆瓦发电场项目正在招标,为了夺得最终的胜利,有电力公司和太阳能电池(亦称光伏电池)供应商竟联合报出0.69元/千瓦时的超低价。而去年底,太阳能发电的保本价需在3元/千瓦时以上。


出现这样戏剧性的变化,一方面是由于太阳能电池原材料多晶硅价格断崖式跳水,大大降低电池成本;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目前太阳能产业十分不景气,国内太阳能公司急需获得订单生存下去。


订单锐减


一个完整的太阳能电池供应体系,包括多晶硅、硅片、电池、组件、光伏电站(或系统)多个环节。


短短半年,太阳能电池行业就经历了订单突然匮乏、多晶硅和电池价格放量暴跌的剧烈变动。


前几年,每到三月份,国内太阳能电池厂全年60%到70%的订单都会基本签完,但自从去年十月以来,每个月都很不理想,今年三月时,订单仍无起色。


现在最严重的现象是,欧洲的太阳能电站订单履约情况不佳,下单量也稀少。一家著名的光伏电池上市公司董事长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最近,他每天晚上都会与客户讨论好几个小时,直到深夜。他坦言:假如整个海外市场在两年内不能回稳,国内的太阳能公司可能会死掉一大片。


施正荣所在的尚德电力(STp.NYSE)不存在订单不足的问题。这家重要生产太阳能电池和电池组件的全球第三大电池厂,手握700多兆瓦的合同。但作为尚德电力的当家人,施正荣对未来的行业方向也不能说胸有成竹,公司的现有订单,应该说要落了地才算数。言语间能让人感受到他复杂的心情。


由于金融危机的爆发,银行融资暂停,欧洲一些光伏电站项目戛然而止。


银行贷款是太阳能项目的命根子。正常情况下,一个光伏电站需向银行融90%至95%的资金,余下部分为私人或公司出钱。


公司如今就是出到两成,银行也很难给出另外80%的钱。一家位于江苏常州的电池公司的国际营销部经理对本报记者说,现在也并非完全没有订单,一些银行对客户的审核非常严格,所以海外新电站建设进展得非常缓慢。


客户的资金链断裂后,迅速传导至下游电池和组件生产商。


一位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太阳能公司的副总经理张先生告诉本报,2007年时,欧洲客户与我国太阳能电池制造商的交易方式非常简单,先付30%左右的定金,等我国方面发货之后,把所有货款很快打过来。2007年之后,欧洲公司一般会委托银行开一个信用证给电池组件厂,后者收到信用证后,再向国外发货。


现在,银行要么不开这种信用证,或者是我们这边发了货,可能3到6个月才能拿到信用证去兑付。体现在财务报表上的,便是厂商大量猛增的应收账款。张先生焦虑地说。


钜大特种电池工程研究院

钜大特种电池工程研究院

钜大特种锂离子电池工程研究中心是由东莞钜大电子有限公司兴建,并与中南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和东莞理工学院相关科研团队联合运营的特种锂离子电池产业化研发中心,研究中心秉持"以特殊环境、特殊用途和特殊性能的需求为导向,以产学研深度融合为创新驱动"的办院方针,力求满足用户独特的需要,从而为用户创造独特的价值。